>>   佛教百科   >>   图文解说佛教经典   >>   《楞严经之五十阴魔》  >>  序分

《楞严经之五十阴魔》序分

〖 宣化上人讲述 〗:

 

即时如来。将罢法座。于师子床。揽七宝几。回紫金山。再来凭倚。普告大众。及阿难言。汝等有学。缘觉声闻。今日回心。趣大菩提。无上妙觉。吾今已说。真修行法。

 

‘即时如来’:在这个时候,如来‘将罢法座’:《楞严经》快要讲完了,‘于师子床’:佛在法座上,这个师子床 --- 佛说法犹如狮子吼,狮子一吼百兽皆惧,所以称其法座为师子床。‘揽七宝几’:佛前桌子是七宝造成的,七宝庄严的。‘回紫金山’:佛的身体好像紫金山,光明遍照。‘再来凭倚’:再来凭几讲这个法,‘普告大众’:普遍告诉大众,‘及阿难言’:和阿难说,‘汝等有学缘觉声闻’:没有证四果以前,都叫有学位。你们现在这些有学的人,修十二因缘而开悟的缘觉,或者修四谛法而开悟的声闻。‘今日回心’:你们现在都回小向大了,由二乘人发大乘心,‘趣大菩提’:想得到大的觉悟,‘无上妙觉’:没有比这个再高上的妙觉。‘吾今已说’:我现在已经讲了,‘其修行法’:真正的修行法告诉你们了。

 

汝犹未识。修奢摩他。毗婆舍那。微细魔事。魔境现前。汝不能识。洗心非正。落于邪见。

 

‘汝犹未识’:阿难在前边请问佛怎么样修行,为未来的众生请法,他虽然明白修行的道理,可是他并没有实地的经验。理论他是明白了,可是他没有经验,所以他也就不知道修行中,会有一些什么事情发生。所以佛就说:‘你啊!现在还不知道呢!’你不知道什么?‘修奢摩他’:修这个楞严大定,‘毗婆舍那’这个微密的观照。这个微密的观照这种的法、这种的定里头,‘微细魔事’:在这修行里头,可有很多的魔事,这个魔并不是很显著的,而是非常之微细。

‘魔境现前’:在你修道用功,用反闻闻自性的功夫时,魔境现前,‘汝不能识’:你不认识这个魔怎么叫魔?‘洗心非正’:你就是虽然洗心,但你稍微有一点不对,不合乎正知正见,就‘落于邪见’:你稍微有一点点不是正知正见,就会落到邪见去。

 

或汝阴魔。或复天魔。或著鬼神。或遭魑魅。心中不明。认贼为子。

 

‘或汝阴魔’:或者你自己心里生出来的魔 --- 自心魔。或者就是由色阴生出来的这十种魔,这也是属于你自己的。

‘或复天魔’:或者又有天上的魔。为什么天上的魔他来魔你呢?就因为你这修行的人,修行有了定力了,你这一有定力不要紧,可是魔王的宫殿都摇动了,就好像地震似的。他也有神通,那儿一摇动,他一观察:啊!我这宫殿怎么无缘无故就摇动起来了呢?就破裂了呢?喔!他就知道世界上有一个人要成道业了,所以他这种定力,把魔王的宫殿都要给破碎了。于是乎 --- 你想破碎我吗?我就先破坏你的定!所以他就来破坏这个修道人的定力,这是天魔。

‘或著鬼神’:鬼神也是这样,看见你要修行证果,他就妒忌了。你要证果?我先来破坏你的修行。于是乎他就钻到你的心窍里去,或者附到你的身上,令你定力就不成了,令你就走火入魔。这个著魔,前面这经上不是讲了,这最重要的。为什么著魔呢?就因为洗心非正,就因为你立心立得不正,所以呀!你有一点邪心,哦!就著魔了,这叫走火入魔 --- 走著火,入魔了。

‘或遭魑魅’:或者遭魑魅魁魉上,这都是妖怪之类的。

‘心中不明’:你一遇到这种境界来了,心中不认识、不明白,‘认贼为子’:你就认这个贼人做为自己的儿子。你想想,那你的东西他焉能不抢去、偷去呢?你把贼都引到家里来了,家里所有无价的宝珍都会给偷去的。

什么是你家里的无价宝珍呢?我现在老老实实地告诉你,你切记啊!应该相信我的话,切记不要不相信我的话!为什么呢?这是对你的前途和生命有大关系的,什么是你的宝啊?就是你自己本有的如来藏性。这如来藏性,他能抢去吗?前面不是讲过精、气、神吗?你若是要恢复你的如来藏性,首先就要保持你的精、气、神,如果不保持住,那就是财宝被人抢去了,被人给夺去了,受打劫了,被人打劫去了,你小心一点啊!

 

又复于中。得少为足。如第四禅。无闻比丘。妄言证圣。天报已毕。衰相现前。谤阿罗汉。身遭后有。堕阿鼻狱。

 

‘又复于中’:在修道中,你就是不著魔,也要有真正的智慧,要有择法眼。择,是选择的择;法,是佛法的法;眼,是眼目的眼。若你能认识佛法,自己到什么程度上,你应该知道。不要‘得少为足’,‘如第四禅’:像什么似的呢?就像那个修道修到第四禅的‘无闻比丘’:像无闻比丘似的。怎么叫无闻比丘呢?就因为他自己没有那么大的知识,知识不够,知道佛教的道理很少,所以叫无闻比丘。

怎么样无闻呢?本来四果 --- 初果、二果、三果、四果 --- 这都超过四禅天了,佛讲证到四果阿罗汉就不会再受生死了;二果的圣人,名为一来,一升天上一来人间,这还有一番的生死;而初果就有七番生死。那么这种的境界都超过四禅天。这无闻比丘修行用功,他的程度只是到四禅天,他就以为证了四果阿罗汉了。其实这四禅天,根本就不是证果,这还是凡夫。

那么无闻比丘‘妄言证圣’:他说自己证了四果阿罗汉。现在有些人,不单以为四果阿罗汉这种程度都低了,这些人直认自己就是佛了!可是佛有三身、四智、五眼、六通,那么自认是佛的这个人,你先问问他有几通?六通之中,鬼有五通,没有漏尽通,佛果位上有六通。我相信现在自认是佛的人,不要说六通、五通,我相信一通都不通。一通都不通,所以他就说他自己是佛了,如果他要是有一通,也就不会打大妄语的。

‘天报已毕’:等他在天上的寿命完了之后,‘衰相现前’:这个衰相,记得以前我讲的五衰现相吗?天上的人寿命终了,要死的时候,就有这五衰现相,有五种。谁记得就讲给大家听一听,若不知道的人应该记一记,现在我就不必再讲了。(五衰现相:一、花冠萎谢;二、衣著尘埃;三、两腋汗出;四、身体臭秽;五、不乐本座。)

‘谤阿罗汉’:等到他天福尽了,五衰相现,寿命终了的时候,他就发了脾气。无闻比丘发什么脾气呢?他说:‘我现在被佛给骗了!佛是欺骗人的,他说证四果阿罗汉就永远不受生死了,我现在为什么寿命又终了呢?又要去托生、去受轮回?这是佛打妄语啊!’他这一谤佛,你说怎么样啊?就堕阿鼻地狱了。

‘身遭后有’,‘堕阿鼻狱’:阿鼻狱,就是无间地狱。根本他不是证到四果阿罗汉,他就说自己是四果阿罗汉,证果了,所以他天福享尽,寿命终了,又堕落了!他不知道他自己错误,而说佛说法说错了,根本佛说:‘你没有证到四果阿罗汉嘛!你若证到四果阿罗汉,自然就没有生死了嘛!怎么还会有五衰相现呢?’所以他这一谤佛,即刻就堕无间地狱--- 阿鼻地狱,这是无闻比丘。

你现在说自己就是证佛果了,就是佛了,这样的人应该到什么地方去?这我都找不著他所去的地方,不知道他到什么地方去。

 

汝应谛听。吾今为汝。仔细分别。

 

‘汝应谛听’:阿难,你应该谛视而听,应该特别注意,审视而听。‘吾今为汝’:我现在为你阿难及一切的人,‘仔细分别’:详详细细地为你分别,讲给你听,你不要辜负我这种的心。

 

阿难起立。并其会中。同有学者。欢喜顶礼。伏听慈诲。

 

‘阿难起立’:阿难即刻就站起来了,‘并其会中’:和在会里头的大菩萨、大阿罗汉、大比丘,‘同有学者’:和初果、二果、三果这一些有学的人,‘欢喜顶礼’:一听佛要分别仔细地讲,大家都高兴地一起顶礼,给佛叩头。

‘伏听慈诲’:都趴在那个地方听佛来讲这种的法。伏,是趴在那个地方。这并不是趴到地下,就在那儿听,这个伏是把心里什么念头都降伏了,没有其他的妄想,就一心听佛说法,这叫伏听慈诲。

 

佛告阿难。及诸大众。汝等当知。有漏世界。十二类生。本觉妙明。觉圆心体。与十方佛。无二无别。

 

‘佛告阿难’:佛告诉阿难,‘及诸大众’:和在会的一切大众,‘汝等当知’:你们现在的人应该知道,‘有漏世界’:这个有漏的世界,‘十二类生’:所有的十二类众生,‘本觉妙明’:本来这个觉性,妙明的真心,‘觉圆心体’:又圆满又觉悟的这种心体,‘与十方佛’:这十二类众生的本觉妙明,觉圆心体与十方一切的佛,‘无二无别’:都是一样的,没有分别。十方佛也是这个本觉妙明,觉圆心体;十二类的众生也是这个本觉妙明,觉圆心体,这又叫如来藏性,和一切众生是一样的。

 

由汝妄想。迷理为咎。痴爱发生。生发遍迷。故有空性。化迷不息。有世界生。则此十方。微尘国土。非无漏者。皆是迷顽。妄想安立。

 

‘由汝妄想’:阿难啊!你的自性和十二类众生的自性,与佛是无二无别的。可是你依真起妄,‘迷理为咎’:把真正的真理迷昧了,所以就生出毛病,生出过错来了。‘痴爱发生’: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呢?就是愚痴和这个爱。愚痴和爱,可以说是两个,又可以讲成一个。愚痴是一个,爱是一个,又愚痴,又有爱,这是分两个讲。若合上一个讲,就是痴爱。因为你这个无明,变成什么都不明白,就知道爱,一天到晚就想这个东西,想这个淫欲、想这个爱欲,啊!时时刻刻也放不下。

你若能对研究佛法像这么样注意,时时刻刻也忘不了佛法,那很快就成佛了。可惜你没有能把好色的这种心,放在好佛法上,所以学佛法,学来学去,愈学愈觉得干燥无味,说:‘我就这么多毛病,这个佛法都把我讲出来了,哎!真是不要学了,学佛法把我的毛病都要学没有了,这怎么可以呢?’这就是一种痴爱。这个前边说是由汝妄想,迷理为咎,我现在可以说是痴爱为咎,痴爱的过错。

痴爱发生,‘生发遍迷’:因为你有痴爱,所以就生发出来遍迷,一切都迷了,什么都迷了。最初就是痴爱,你有了痴爱,什么都不明白,什么都不顾了,下地狱就下地狱,管那么多干什么!所以什么也都不管了。

‘故有空性’:因为你这个痴爱为咎,一天到晚就想女人,女人就想男人,所以就发出一种虚妄的空性。‘化迷不息’:这个迷就变化,由一个迷化出两个迷,两个迷又化出三个迷,化迷不息,总也不停止。聪明的人应该在这个地方著眼哪,应该注意这段经文哪,这个把你真讲到骨头里去了,讲到人这个骨头里去,这个毛病都给你讲出来了!

‘有世界生’:才有这个世界生。‘则此十方’:既然这样子,这个十方所有一切的世界,‘微尘国土’,‘非无漏者’:这不是一个不坏的,不是一个无漏的,因为它根本就没有体性,是由妄想造成的。‘皆是迷顽’:都是不明白,迷就是不明白,顽就是顽固不化。‘妄想安立’:都是你这种妄想所安立的,你知道吗?

 

当知虚空。生汝心内。犹如片云。点太清里。况诸世界。在虚空耶。

 

阿难你不要睡觉!应该知道,知道什么呢?你‘当知虚空’:所谓我说不要睡觉,就是叫你不要迷惑了,不要再有这个痴爱,不要再迷昧这个真理了,所以叫你不要睡觉。那么佛叫阿难不要睡觉,我现在叫你们各位也不要睡觉。现在主要的问题,你应该知道这个虚空,‘生汝心内’:这虚空在你的心里边,‘犹如片云’:好像一片小小的云彩,‘点太清里’:点到太清里边。太清也就是虚空的一个别名。

‘况诸世界’:何况所有的一切世界,‘在虚空耶’:虚空在你的心里边,就像一片云彩在虚空里头似的。一片云在虚空里是很小的,但是这个虚空是很大的。可是虚空在你的心里头,也是像一片云彩那么小。

本经卷六不是讲过‘空生大觉中,如海一沤发’?空在大觉心里头,就像海里边一沤发,现在又说‘空生汝心中,片云点太清’,空在你的心里头,好像一片云点在太清里那么小。那你的心有多大,况且诸世界在虚空呢?所有一切的世界在虚空里面是很渺小的,那么如果在你的心里呢,那就更小了。所以这就是形容我们的觉性,是遍满一切处的。

 

汝等一人。发真归元。此十方空。皆悉销殒。云何空中。所有国土。而不振裂。

 

‘汝等一人’:阿难,在你们里边的一个人,‘发真归元’:如果成佛了。发真归元就是成佛了,证四果阿罗汉也叫发真归元。

‘此十方空,皆悉销殒’:这十方所有的虚空都没有了。‘云何空中所有国土,而不振裂’:怎么可以说虚空里边所有这一切国土,而不振裂呢?虚空都没有了,国土又怎么能存在呢?所以一切国土也都没有了。

那么有的人说,既然成佛,虚空都消灭了,十方的佛成了很多,现在我们的虚空怎么还没有消灭呢?还没有销殒呢?在众生分上,你看见,这是有的;在诸佛的分上看,这一切的虚空都没有的,什么都没有。所以所见的不同,你就不能一概而论。好像现在我们有人得到五眼,开五眼的人,他就几千里、几万里,此国土、他国土,这个国家的事情,那个国家的事情,他都可以看得见的,都可以知道的。那么你没有佛眼的人,你看得见吗?看不见的。所以由这一点,你就不能说是:‘喔!我看见了,这就是有的。’你看见这是有的,在佛的分上看,就没有了,虚空粉碎了。

 

汝辈修禅。饰三摩地。十方菩萨。及诸无漏。大阿罗汉。心精通吻。当处湛然。

 

‘汝辈修禅,饰三摩地’:你们修禅定,也就是修三摩地,得到三摩地。

‘十方菩萨,及诸无漏,大阿罗汉’:所有的十方菩萨,及一切无漏的大阿罗汉。‘心精通吻’:你修这个禅定,得到定力,和十方菩萨、大阿罗汉的心里都互相通的,互相吻合,就像一个似的。所以‘当处湛然’:这种清净本然的样子,不要到旁的地方去找,就在你当处就是,当处就是清净本然、周遍法界的如来藏性。

为什么说十方的菩萨、大阿罗汉和修道的人,心精通吻呢?因为菩萨、阿罗汉和你所修的定是一样的,都是反闻闻自性,性成无上道,都是修这个楞严大定,所以大家都是一样的。既然一样,所以心精通吻,心里都是相合的,彼此就好像互相都有电,通著的。

不要说和诸佛菩萨、阿罗汉,就是我们每一个人和每一个人的心里,你如果想这个人,你那电报就打到他心里去了,说:‘那个人知道不知道呢?’他自性里知道,他心里不一定知道,但是彼此大家自性方面都知道了。

你说:‘那每一个人,我一天到晚就想他,想、想、想……,那么他也就会想我了?’

你想死了也没有什么用的,好像前边讲那个痴情、痴爱的人就是,噢!如果有一个爱人,一天到晚想著放不下,啊,总那么想,想!想!想!想来想去就想得死了。怎么死的?想到一起来结婚了,结了婚就昏了;昏了,然后久而久之就死了嘛!结婚!结婚!结婚就是昏,昏就是愚痴,就是什么也不知道了。这在中文的意思是这样,英文是什么意思,那我就不知道了。

 

一切魔王。及与鬼神。诸凡夫天。见其宫殿。无故崩裂。大地振坼。水陆飞腾。无不惊慑。凡夫昏暗。不觉迁讹。

 

你得到楞严大定、真三摩地这个时候,你说怎么样啊?就好像昨天你们去开会,那些个人一看到你们就震了。啊!现在有一个人得真三摩地,魔王也就震了。‘一切魔王’,‘及与鬼神’:和一切的鬼神,与‘诸凡夫天’:凡夫天就是六欲天、四禅天,这都叫凡夫天。‘见其宫殿’:他们那个地方就不得了了,怎么样啊?他的宫殿‘无故崩裂’:无缘无故这个宫殿就坏了。

我有没有对你们讲过?以前我在东北,我有一个小徒弟,这个小徒弟大约十四岁的样子,虽然是个小徒弟,他的神通可不小,他可以上天入地。他得到五眼,但是没有得到六通 --- 他得到五通,没有得漏尽通;若是得漏尽通,那就证阿罗汉果了。

有一天,他就跑到天上去玩。到了天上,这个魔王很欢喜他,就把他圈到宫殿里头了。魔王的宫殿都是玲珑透体的,都像那个琉璃造的,非常地美丽,他就留在那里。因为他有五眼,他看到他自己的法身到那个地方,魔王就不叫他回来了。他就告诉我:‘师父啊!我到天上去,现在回不来了!’

我说:‘你到天上去回不来,谁叫你去来著?’

他说:‘我以为那个地方好好玩的,我到那个地方去看看,啊!天上那个人就不叫我回来了。’

我说:‘你玩,不要到那个地方去玩嘛!那六欲天的天魔,他专门就想要破坏修行人的定力。’于是乎我说:‘你不要害怕,我叫你回来。’

我叫他回来,这魔王就在那儿圈著他不叫他回来,这个时候他就很恐惧了,他说:‘他不叫我回来,那怎么办呢?’

我说:‘你不要怕,我现在叫你回来。’于是乎我就用这个〈楞严咒〉,我已经告诉过你们了,那个破魔咒术的五大心咒。喔!魔王宫殿即刻就粉碎了!这次他回来了,这是真实的事情。

所以现在这魔王宫殿崩裂了,‘大地振坼’:大地也都震出很多的裂口,地也都破坏了。‘水陆飞腾’:水陆都飞腾,‘无不惊慑’:大家都恐惧得不得了。‘凡夫昏暗’:可是我们世间的凡夫,感觉力不那么清楚,所以也不知道,‘不觉迁讹’:不觉这个大地有这么多的变化。因为他感觉力没有那么灵敏,没有那么快,所以就不知道有大地六变震动的这种情形。

 

彼等咸得。五种神通。惟除漏尽。恋此尘劳。如何令汝。摧裂其处。是故鬼神。及诸天魔。魍魉妖精。于三昧时。佥来恼汝。

 

现在明白了吧!那个魔为什么要来,就因为这样子。‘彼等咸得,五种神通’:天上的魔和这个鬼神,都有五种的神通。什么五种神通?就是天眼通、天耳通、他心通、宿命通、神足通,但没有漏尽通,如果他得到漏尽通,他也就不会来扰乱你了。因为他没有得到漏尽通,所以他就还想做坏人,还想做恶人,来破坏你。

‘惟除漏尽’:可见这个漏尽不容易得的。什么叫漏尽?我再给你们讲真了一点,就是你一天无论男人、女人,男的想女的,女的想男的,那就叫漏。你没有把这个念头断了,那就没有得到漏尽。

再给你们说深一层,我现在要给你们讲真了,若不讲真了,好像盖著盖儿摇,摇到几时,你们也不知道这里边是什么?讲真了,就是要你那个精不走了,那就漏尽了;你的精若走了,那就漏了。现在我把天地的秘密都告诉你们,你能精不遗失,那你就没有漏了。你不单精不走,你连那个念头,那个心都没有了,微细微细的那个念头,好像要有淫欲心的念头都没有了,那是漏尽了。现在明白了吗?天魔为什么没有漏尽?他就有这个淫欲心,鬼神也有淫欲心。

‘恋此尘劳’:尘劳是什么?我告诉你们,就是这个淫欲,淫欲就是尘劳,尘劳就是淫欲,他就贪恋这个东西。‘如何令汝,摧裂其处’:他贪恋这个东西,所以他也不愿意叫你放下,叫你也要贪恋。他说:‘我们两个是好朋友,我没有放下这个东西呢,你就想要跑了,要把这个东西舍了?不可以的!’所以他就来了。干什么呢?摧裂其处,他舍不得你离开这个世界,‘是故鬼神’:所以这一切的鬼神,‘及诸天魔,魍魉妖精’:以前我讲妖精,你们不懂,现在告诉你了。

你看中国这‘妖’字怎么写的呢?什么是妖精?这个‘女’是寿‘夭’了。怎么叫夭?夭就是年纪不过三十岁以前死的,这都叫夭。那么这个妖精,你看这个字义,我不要讲得太多了,这个意思你明白就可以了。总而言之,这个女字边搁一个短命鬼,青年死的就会做妖精。

‘于三昧时’:谁的三昧?就是你的三昧,你在定的时候,‘佥来恼汝’:佥当‘全’字讲,当‘皆’字讲,也可以当‘都’字讲,就是他们统统都来了,来了要干什么呢?所谓都来要吃唐僧肉。

唐僧,谁叫唐僧呢?唐玄奘就叫唐僧,好多妖精都想要吃他的肉,那就是恼乱他的定。所以你要是修行有了定力,那一切的妖魔鬼怪也想要来吃你的肉。不是吃你的肉,我再给你们讲真一点,今天我和盘托出,一点都不保留,怎么样呢?就因为你没有淫欲心,你的精足了。

你的精足、气足、神足了,所以他这个时候,看你有这么多宝贝。说:‘我一定到你那儿抢你的宝贝来了。’为这个,所以他就来破坏你。他破坏你的原因,就想要抢你的宝贝。你谁有女朋友,那个女朋友就是抢你宝贝的!谁有男朋友,那个男朋友也就是抢你宝贝的!你以为干什么的呢?你说:‘我学佛法,佛法讲布施,我把我的宝贝布施给人。’那你将来就变成穷鬼堕地狱了。那时把你宝贝抢去的那个人,他不会再到那儿跟你说:‘我给你一点宝贝,你可以再出去了。’那时候没有法子帮你的忙,你自己想一想看。

 

然彼诸魔。虽有大怒。彼尘劳内。汝妙觉中。如风吹光。如刀断水。了不相触。汝如沸汤。彼如坚冰。暖气渐邻。不日消殒。徒恃神力。但为其客。

 

在前边所说的这个魔,你的定力修得有所成就了,魔王就怕你成就定力,于是乎,他就来破坏你的定力,令你三昧不能成就。‘然彼诸魔’:虽然魔王都来扰乱你,给你麻烦,可是这一些个魔,‘虽有大怒’:虽然他们都非常地恼怒,‘彼尘劳内’:可是他们有这种尘劳染污,‘汝妙觉中’:所以在你的妙觉性里边,‘如风吹光’:他们没有你的办法,不能奈你何,怎么呢?就好像风吹这光似的,光不为风所摇动。‘如刀断水’:又好像用刀来斩水一样,‘了不相触’:刀斩水,你就怎么样斩也斩不坏水的。

‘汝如沸汤’:你这种修行的定力,有一个比方。比方什么呢?就好像热汤似的,‘彼如坚冰’:魔王也有一个比方,比方什么呢?比方冬天冻的坚冰。‘暖气渐邻’:这个坚冰虽然坚固,但是遇到沸汤,暖气渐渐地和它就接近了,‘不日消殒’:不用一天的时间,它就会消灭了。‘徒恃神力’:他们只仗恃著有神力,‘但为其客’:始终是做不了主人,就仅仅做一个客人而已。

 

成就破乱。由汝心中。五阴主人。主人若迷。客得其便。

 

‘成就破乱’:他们不能成就他们的破乱,‘由汝心中,五阴主人’:你心里五阴的主人,‘主人若迷’:你这个主人若是迷惑了,那么‘客得其便’:客就得了方便了。如果你这主人不迷,他就没有你的法子。谁是主人?就是自性。你自性假使迷了,那魔就有办法了,就可以恼乱你;你自性要是不迷呢,魔就没有办法你,他就束手无策。

 

当处禅那。觉悟无惑。则彼魔事。无奈汝何。阴消入明。则彼群邪。咸受幽气。明能破暗。近自消殒。如何敢留。扰乱禅定。

 

‘当处禅那’:当你得到三昧的静虑,得到正定正受这种禅那的时候,‘觉悟无惑’:你只有一个觉悟的菩提心,而没有一切的疑惑。‘则彼魔事’:那么魔的本能,‘无奈汝何’:他就不能奈你何,不能把你怎么样子,他没有办法你,也没有法子给你麻烦。

‘阴消入明’:那么魔是属阴的,阴会消去了,就好像这魔就是冰,你自己就好像热水似的,热水把冰化了,这就叫阴消。入明,你的智慧火高悬,所以就入明了。‘则彼群邪’:那一班的邪魔外道、妖魔鬼怪,‘咸受幽气’:他们所有的本事就是黑暗的幽气。‘明能破暗’:你自己有真正的定力,有真正的慧力,慧光的发明,明能破暗,这暗就破了。

‘近自消殒’:如果他想近前来恼乱你,来给你麻烦的话,他自己就会消灭了。‘如何敢留’:他怎么样还敢在这儿留难你,在这儿给你添麻烦呢?他就不敢‘扰乱禅定’:他就不敢在这个地方来恼乱你了。

 

若不明悟。被阴所迷。则汝阿难。必为魔子。成就魔人。

 

‘若不明悟’:假使你不明白、不觉悟,‘被阴所迷’:被这个五阴魔所迷,‘则汝阿难’:那么现在你阿难‘必为魔子’:一定做魔子魔孙了,‘成就魔人’:你所成就的,此是属于魔之类的。

 

如摩登伽。殊为眇劣。彼惟咒汝。破佛律仪。八万行中。只毁一戒。心清净故。尚未沦溺。

 

‘如摩登伽’:像摩登伽女,‘殊为眇劣’:这是一个很渺小、很平常的魔事。‘彼惟咒汝’:她就用先梵天咒来迷你,‘破佛律仪’:她破坏佛所有一切的规矩,在这‘八万行中,只毁一戒’:就只毁坏了一戒而已。

‘心清净故,尚未沦溺’:因为你心里清净,你这时候证了初果,所以尚未被她魔住,还没有堕落。

 

此乃隳汝。宝觉全身。如宰臣家。忽逢籍没。宛转零落。无可哀救。

 

‘此乃隳汝’:这个是令你堕落的一种行为。‘宝觉全身’:你这个宝觉的全身,‘如宰臣家’:就好像做大官的家里头,‘忽逢籍没’:忽然被皇帝给抄家了。‘宛转零落,无可哀救’:那么就互相辗转地零落,你没有地方去求救,没有地方求哀怜,叫人可怜你、来救救你,没有的。

 

返回目录  下页

责任编辑:   如是我闻   文章修订   1.1